余捷民狮艺精湛‧毕生所学传下去

余捷民狮艺精湛‧毕生所学传下去在大马龙狮界享有名气的余捷民师傅在步入古稀之年仍为龙狮文化尽心尽力,他在两年前与其他四位龙狮界师傅成立了“马来西亚南北龙狮总会”,希望把国内龙狮队连繫起来,组成一股强大的力量,从而更落力推动大马龙狮文化,期盼在世界舞台绽放光芒。余捷民每个星期都积极训练自家成立的鹰德龙狮体育会,将毕身所学传授给徒弟与徒孙,期望徒弟徒孙青出于蓝胜于蓝;他自幼就对龙狮非常着迷,对平地青及跳桩青都颇有研究,并有大半个世纪龙狮文化为背景,肩负着传承与发扬龙狮文化的使命,让余捷民的黄金岁月越见丰盛富足。家住雪州巴生的余捷民师傅是本地龙狮界的知名人物,今年70岁的他,原来在11岁就开始接触龙狮文化活动,屈指一算在这个领域已经具有60年的丰富经验,如果每个人的人生经验都等同一本书,那属于余捷民的这本书所书写及记载的,应该都是龙狮文化的经历,厚厚的一本均是大马龙狮文化的精髓与要点。很多黄金族的70岁是悠闲的在家阅报、弄孙,或与老友到咖啡店话家常论当年,但余捷民的70岁却仍然继续为大马龙狮文化尽心尽力,积极给徒弟徒孙传授龙狮功法;在他的字典里头明确地写道:“要把毕生所学传授下去,才不负师傅的教诲,才不枉费自己的一生。”而这,正是他要完成的心志。11岁拜师学艺回忆自己的龙狮生涯,余捷民表示11岁就开始在“庆同乐慈善国术团”学艺,而当年,其父亲余一林也是团内的其中一名师傅,“当年在国术团甚幺都学,例如舞狮、打拳、打鼓、打锣,甚至扮大头佛等等。我们年纪小的,一切从最基本学起,甚幺都得做都得懂。”七十年代余捷民累积了非常丰富的龙狮经验,并担任文良港饼厂六皇宫醒狮团教练;1979年余捷民与友人合作,成立了属于自己的狮团――鹰武醒狮团,同时亦展开了传授龙狮文化的高峰生涯。“当年我几乎半个大马跑透透,受聘于各地设有狮队的社团组织,专门教授狮艺,最远的地方还到过吉兰丹州的话望生、甘马挽、森美兰的文丁等等,而在雪隆区一带的社团组织就更多了。当年每个星期六及星期日必定过埠教狮艺,虽然辛苦,但我乐在其中。”当年要受聘于某社团当师傅可一点都不简单,有关社团会事先要求师傅表演一段,如舞狮、打鼓,要以实力证明你是“有料”之人,才会获得对方的信任,继而愿意放手将狮队交给你带领,如果不是“有料”之士,有关社团也不会浪费时间与金钱与你周旋。“我们说不是猛龙不过江,这一行一定要有料才行啊。”余捷民表示。狮艺永远学不完深知一山还有一山高的道理,也明白到狮艺有永远学不完的新鲜事务,因此余捷民在八十年代毅然决定向製作狮头非常有名气的东海狮头贸易的周维生师傅学狮艺,以求狮艺更上一层楼。“所谓学无止境,不要以为自己很厉害,其实比你更厉害的大有人在。虽然我已经精通狮艺,但在这一行有着永远学不完的东西,例如狮艺就有千变万化阵式,破解的方式也是千变万化,不用心学习,肯定会退步。”随着时代的变迁,也随着带领大马龙狮总会的周维生师傅的离去,所有狮艺活动及比赛也暂告一段落……两年前,余捷民与其他师兄弟及狮艺界人士包括拿督叶志芳、李绍强、何耀更及李玉明,决定成立“马来西亚南北龙狮总会”,把国内龙狮队连繫起来,组成更强大的力量,积极推动国内龙狮文化。庆幸的是,“马来西亚南北龙狮总会”在去年获得当局批准注册,正是本地龙狮界的一大喜讯;在今年年杪,该总将策划举办一场“传统青比赛”,希望届时各地狮团、狮艺高手聚集一堂,互相切磋、研究,把本地狮艺推向另一高峰。作为筹办者之一的余捷民表示,参赛狮团要摆甚幺狮阵都可以,可利用桌子、桩、瓦、沙煲、凳等等,但狮阵最低需3尺最高只能达7尺,届时必掀起一番龙争虎斗。余捷民在其黄金岁月仍尽心尽力为本地龙狮贡献一份心力,想其黄金阶段必定是丰盛的,富足的。相信大马狮艺全世界最好余捷民全马走透透,辛勤拜访各州狮队,努力索取狮队资料,只盼他们加入马来西亚南北龙狮总会,促成总会的成立。筹备马来西亚南北龙狮总会的过程相当辛苦,因为欲成立马来西亚总会就得获得13个州属的支持与签名,但是,既然已经决定了,就得尽一万个心力去完成,绝对不退缩。付出必定有收穫“当时我拿着大马龙狮总会所留下的各州属相关狮团的资料,贸贸然的走到各个州属去向他们解释成立总会的心志,但因为一些狮团已经换了领导人,或传了几代人,因此不认识我,对我存有很大的防範心。”这也难怪,在这处处充斥着尔虞我诈的年代,当某些人拿了资料说他是某某代表,邀你加入他们的总会,你肯定也会有所戒心,担心对方是“白撞”的。“我可说是费尽了唇舌向他们解说,又套上一大群人的关係与姓名,甚至请他们致电去查询我们筹办总会的真伪。一些狮团要上门两三次他们才会相信,更有一些狮团的负责人要我等一两个小时才愿意接见……”但无论如何,有付出必定有收穫,在余捷民和同伴的积极奔走之下,前后年余时间总算收集齐全全马各州狮团的支持及签名,成功让总会获得注册。提起这一段往事,令人不得不佩服余捷民的毅力及心志。亦是一名跌打医师的余捷民表示,就因为对狮艺的兴趣与执着,因此让他迄今仍对狮艺放心不下,他相信大马的狮艺是全世界最好的,只要不断求精进,誓必会在世界舞台绽放万丈光芒。教授狮艺讲求规律从第一批招收徒弟的鹰武醒狮团,到狮团易名后今天第九批徒弟的鹰德龙狮体育会,余捷民讲求规律的培训方式调教出有素质的徒弟,其混合式的活性教导方式,亦深受徒弟们喜爱。余捷民教授狮艺讲求规律,“规律很重要,因为这是培养他们纪律的第一步,你说甚幺他们就要听。我教舞狮时很严肃,团员在团内讲粗口、穿拖鞋等等都要被罚钱,收集到的款项最后请大家喝茶去。”他补充说,在狮团内大家有师兄弟之分,但在练习时全体徒弟徒孙都是平等的,大家都要练扎马、练基本的武术、狮艺、乐器等等,这些基本功夫一点也不能偷工减料。培训就像军事训练“我们的培训就像军事训练,例如举砖头举铁来练手力臂力腰力及身力,每次练习也要他们在烈日下跑圈,这除了可以训练气魄之外,更重要是让他们习惯在烈日下活动,这情况就好比舞狮时把狮头套在身上的那种焗着闷热的感觉,只要平时有做到这一点,那正式上场时也不怕了。“只要平日做好基本培训,舞起狮来才有劲,否则出队的狮舞起来有形无神,哪像舞狮呢?”另一方面,为了提高徒弟的学习兴致,余捷民会採用混合式活性教导方式,也就是在同一时间既教狮艺又教乐器,同时又教基本武术等等,徒弟才不会在练习时只重複单一的动作那幺沉闷。“以前要学会一种技能,师傅才会教另外一种新的技能,现在的年轻人才没有耐性一种一种慢慢学。这样的混合式学习也很好,他们会学得更多。”举凡有社团组织、公司或狮艺比赛,余捷民都会亲自领队对外表演或参赛,在70岁还当领队对他而言并不辛苦,反之,他非常享受当中每一个过程,这也是让他进入黄金岁月仍有源源不断动力的一个方式。狮艺文化一代传一代担心精湛狮艺失传,余捷民尽全力将毕生所学教授徒弟!虽然余捷民已经把毕身所学传授予徒弟,且更多时候是由徒弟来教导徒孙,而他则从旁指点提醒,箇中原因是他希望可以培训出更多接棒的徒弟,让狮艺文化可以一代一代的流传下去。失传就太可惜但最让余捷民放心不下的,还是有很多徒弟功夫仍未到家,恐让精湛的狮艺失传,“狮艺要学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可以千变万化,是学无止境的,如果失传就太可惜了,我到了这把年纪,也不敢说自己完全学会。”他补充说,例如壁虎功、沙煲功、飞八尺、横头凳等等,这些都是狮艺的精髓,但现今懂得这些功夫者,又有几人呢?/副刊‧报导:高宝丽‧2013.09.20

相关阅读